Tag: 教會

那有配得的

活在敵我分明的社會中,當感覺到自己所擁有的被侵蝕時,我們都容易隨着社會的洪流去捍衛自己的權利,甚至在社會公義的旗幟下向「他者」說不。然而,倘若我們都是在十字架下被釋放的巴拉巴,又有誰可先拿起石頭去判決,劃那配與不配的界線呢?

國內新時期意識形態背景下的權勢之辨

自“習李體制”執政以來,國家在政教關係方面的調整自然成為國內教會的首要關注。但若將視野局限於此,恐怕容易忽視在具體國家政策背後更加根本性的議題,那就是如何分辨本屆政府所代表的“權勢”之屬性以及對其治下大眾生活的深刻影響。

寬恕不可寬恕的

十字架的寬恕是「寬恕不可寬恕的」,這意味著拒絕讓一個人所做的來界定他的身分,或決定他的最終命運。從一個以受害者為核心的救贖觀來說,背叛或殘酷是不可寬恕的;但在一個以恩典為核心的救贖觀裡,那不可寬恕的,已經被寬恕了。

超越資本邏輯的投資之道

的確,我們今天都生活在一個由資本主導的世界裡,但這並不意味著教會也要完全被動地依此而行。與其繼續小心翼翼地在倫理操守和財富利益之間尋求平衡,教會真正迫切需要的是尋求超越資本邏輯的投資之道。

民主普選對教會沒有意義?

香港教會應該打破這個狹隘理念,既然透過那麼多公共事業服務香港,教會就應該委身香港,責無旁貸關注和支持香港三十多年來對民主香港的訴求。為香港市民講一句公道話,我相信這是市民對香港教會的期盼。

建立追求政治公義的傳統

教會應如何去建立有關社會公義的傳統?我們可以從兩方面入手:理念和實踐。在「正思」方面,當信徒追求實質公義時,自然地要尋問政治的程序公義;在「正行」方面,信徒應盡量參與社區和政治生活,我們的反省應建立在實際生活的根基上。

「杯葛星巴克計畫」與「社會市場化」

儘管同性婚姻支持者集體杯葛基督徒企業,耶穌吩咐門徒不可「以牙還牙」(太五38)。試圖用經濟手段迫使人們改變關乎道德價值的立場,有違聖經的經濟倫理。幾個月來,美國福音派領袖紛紛否決杯葛星巴克的提議,正是教會在當今世上努力抗拒「社會市場化」試探的結果。

詩騷李杜魂

華人教會確是時候需要認真思考信仰與中國文化文學的關係。近年香港教會特別是青年信徒熱心社會關懷,本是理固當然,值得欣喜,但港人那種實用主義的短視,卻容易使教會「遂營目前之務,而遺千載之功」,單單被動地為社會大小的議題所驅遣,而忘記一些可以存之更為久遠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