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騎劫的《陰道獨白》

banner01

 

icon本月4日,一組「陰道自白」照引來眾多網友熱議,該組照片是「北外(北京外國語大學)性別行動小組」為自製話劇《陰道之道》所拍攝的宣傳照,該劇於三天后在北外紅五樓公演[1]。據「北外性別行動小組」在人人網的主頁所稱,該小組由北外英語學院性別與社會課程學生組成,她們被主張女性權利的北京志願者Bcome小組話劇《陰道之道》所吸引[2],於今年9月籌備自己的《陰道之道》 (Vagina’s way)。

眾所周知,《陰道之道》的創作靈感得自美國作家伊娃•恩斯勒(Eve Ensler)的成名劇作《陰道獨白》(The Vagina Monologues)。1993年,恩斯勒在报纸上看到戰爭中被轮奸的妇女的照片,深为震惊,联想到這些婦女内心的改变。隨後,她到克罗地亚和巴基斯坦做了两个多月的采访,接触了大量在戰爭中被强奸的女性。恩斯勒將這些採訪變為自白,透過劇中女性自述陰道在遭遇戰爭暴力前後的感受,揭露战争施与女性的暴力形式——强奸——對女性造成的巨大創傷,進而抗議一切施加在女性身上的性暴力[3]。

恩斯勒的构思是成功的,作品问世后引起极大震撼。可是,北外这群女生所排練的《阴道之道》,卻讓我產生了極大的困惑。暫且不論她們的《陰道之道》被如何的改編,單單瀏覽她們為話劇所拍的宣傳照,就會發現她們的《陰道之道》與恩斯勒的《陰道獨白》在立意上存在着微妙的不同。

伊娃•恩斯勒筆下的女性,处于群体暴力之下,身体失去了自由、尊严遭到了践踏,而可宣傳照中的自白彰顯的卻不全是這一邏輯、甚至還與其相違。“初夜是個屁!”或許想斥責處女膜對女性的束縛,可卻無法回答“打破傳統的貞節觀就能夠帶來尊重女性”的疑問卻無法解釋為什麼 “打破傳統的貞節觀就能夠帶來對女性的尊重”;而“Open for business”更是主動放棄了女性的尊嚴。

3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1

恩斯勒筆下的女性,身体被視為泄欲的工具,在残酷的战争中,她們失去了人的存在价值,只有了被动的性。可是,這些北外女生所举的牌子卻恰恰相反。“我要!我想要!”,“我想讓誰進入,就讓誰進入”無一不表達着對主動的性的訴求。縱使她們想以此展現女性身體的自主性、獨立性,喚醒女性的主體意識,但這番“阴道独白”卻又將女性的整全人性踩在腳下,女性被異化成性的代名詞。恩斯勒筆下的女性,身体被視為泄欲的工具,可北外女生牌子所展示的身體,又何嘗不是泄欲的工具?

2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4

恩斯勒的《陰道獨白》在中國已巡演十年,這十年間也衍生出了不少改編版本,有的甚至是100%原創劇本[4],它們大多延續《陰道獨白》的主題,直斥當今女性所遭遇的性别暴力、强奸、卖淫等現象。然而,除了“性侵”一幕與性別暴力相關之外,這次北外女生們的《陰道之道》似乎離開了這些主題。與所依據的改編劇本——Bcome小組話劇《陰道之道》一樣,北外劇本主要將強調放在女性對性的主動性上,不斷並強烈地帶出“我要”這一信息[5]。觀眾不禁要問,這是哪門子的《陰道獨白》,《陰道獨白》被騎劫去了哪裡?

註釋:
[1] 照片組圖請參見:http://ent.sina.com.cn/j/w/2013-11-07/21004038879.shtml
[2] 在劇本中,女主角是一個波西尼亞女性,將她過去和現在的心境由兩種不同的字體區別開來,形成對照:“我的陰道是綠色的田野、是流水輕盈的粉色田野,牛群哞叫太陽升起,可愛的牛郎用柔軟的金色稻草輕輕撫摩它。”但是士兵們用槍支、棍棒、瓶子、掃帚塞進擠入撕裂,他們連續七天的輪奸,讓那裡發出糞便和醃肉的惡臭:“我變成一條流淌毒液膿汁的河流,所有的莊稼死去,魚也死去。”
[3] 有關十年來的不同版本,見http://helanonline.cn/article/5131
[4] 北外的《陰道之道》分別“說出陰道、初夜、短裙、婊、性侵、性記憶(中外英語表演)、月經、呻吟、自慰”等多幕,詳見http://blog.ifeng.com/article/31071286.html

 
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