共識?我有一個夢!

banner01

 

「宗教界已有基本共識,就是不希望『佔中』發生。」[1] 單就這句話本身,確實是沒有問題,而且事實上社會各界都不希望「佔中」發生,用不著宗教界現在才發聲。

問題的關鍵在於,如何避免「佔中」發生?

宗教界在如何避免「佔中」發生這方面做了些什麼?有沒有共識? 如果我們真的不希望「佔中」發生,那我們是否應該接著追問,誰有能力可以避免「佔中」發生?而真正有能力避免「佔中」發生的人,是否已經盡了全力?

萬一「佔中」真的發生了,責任在誰身上?自回歸以來,港人竭力爭取普選,甚至不惜代價爭取,港人渴望普選和自由,有如習主席最近在德國所說,「就像人需要空氣一樣,就像萬物生長需要陽光一樣」。[2]

《信報》創辦人林行止先生上星期在專欄中指出:

    「從一班知識分子中產階級計劃『和平佔中』那天起,筆者感到香港不再安寧的程度已到達警戒線,因為理性冷靜的一群,竟準備付出重大『機會成本』,以身試法,不惜為爭取『真』普選付出不知伊於胡底可以非常沉重的代價,這種舉措,是對「一國兩制」的落實未如人意的控訴!『佔中』危險,絕不是因為行動可能會打亂中環—金融中心的中心—秩序或對「市面」造成重大損失那麼表面化。試想一班向來平和、過了血氣方剛年歲的大好『中』年,他們土生土長、生活穩定、有工作、有家庭,是社會中堅,他們愛護香港、維護香港之心,自然深厚,可是,連他們爭取選舉要向『國際標準』靠攏,尚且不得不作『違法』的心理準備,香港情不通、理不達的狀況,多麼令人沮喪……。」[3]

一語中的!

在正面回應普選這事上,中央政府有什麼責任呢?既然社會各界的共識都是不希望「佔中」發生,為什麼「佔中」還會發生呢?為什麼會有「佔中」發生的土壤呢?中央政府是否真的沒有能力避免「佔中」發生?是否真的完全被動?只是被要脅的?被「扣帽子」的?萬一「佔中」真的發生了,誰應該負上更大的責任?

icon4再進一步說,在避免「佔中」發生一事上,宗教界唯一可以做的,是否就只是批評「佔中」是違法行為?單就基督宗教(包括天主教)而言,大家都不希望「佔中」發生,但是對「佔中」應持什麼態度或立場,迄今實在談不上有什麼共識。

「宗教界已有基本共識,就是不希望『佔中』發生。」這是不爭的事實,但這事實不應該被「騎劫」,以致於讓人以為「積極批評『佔中』是違法行為」也是宗教界的基本共識。

在社會的撕裂中,宗教界是否願意擔任溝通和橋樑的重要角色?是否可以積極尋求透過支持公民社會的發展,勸諭政府尊重人民的訴求,避免不幸的正面衝突發生呢?

我有一個夢!宗教界透過對話可以達致這樣的共識!
(寫在馬丁路德 • 金逝世46週年紀念前夕)

 

註釋:
[1]   〈聖公會:宗教界共識反「佔中」〉  (
http://paper.wenweipo.com/2014/04/01/YO1404010005.htm
[2]   〈習近平在德國發表演講:歷史是最好的老師〉 。(
http://news.sina.com.tw/article/20140329/12094984.html
[3]   林行止:〈抗民粹,遠專橫,兩制若失守,好夢成空〉 ,《信報》林行止專欄, 2014年03月25日。(
http://forum.hkej.com/node/111411

 

 


Leave a Reply